暗涌

原耽短篇小说『心刺』完结(三)

作者纯属写着玩,写的什么不好请见谅。

正文

   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,我在自己的世界里,沉睡着。

  直到某一天,我醒了。

  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霍思哲。

  他穿着深棕色的大衣,我记得好像是他生日那天我给他买的。他有胡渣了,头发也长了,有些遮住眼睛,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颓废的感觉,但即使这样,依旧不影响他容貌,还给他增添了一种特殊的韵味。

  他见我醒了,有些慌乱,有些无措。

  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他不是一向讨厌我的吗?

  “知夏,你醒了?”他说。

  我没有应他的话,转了身,背对着他。

  “知夏,你怎么不说话。”

  我感觉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开口了,已经不会说话了。

  先前我失声的记忆一直还刻在我的脑海里。

  我不想再理他,他已经那么对我了,我再理他不就是犯贱吗?

  他按了呼叫铃,医生到了给我做了一个全面检查,说我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可他就是觉得我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  医生建议他,带我去看精神科的医生。

  他拒绝了这个提议。

  医生走了,房间里面又只剩下了我和他两个人。

 “知夏,你说说话好吗?我怕,我担心你。”

  我有些纳闷,心想,你担心我,又关我什么事?

  我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句话。

  他终于受不了了,他找了精神科的医生来给我做检查。

  结果是我得了抑郁症。

  可我没有任何感觉,我甚至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。

  可他不这么认为。

  他觉得我很脆弱,于是天天守在我身边。

  可我看到他,只觉得烦躁。

  因为他会让我回想起以前那些不好的记忆。

  从小到大,我就没有如此的爱过一个人。

  他带给我的痛苦让我明白,永远不要轻易相信爱这个字。

  因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,前一秒说爱你的人,后一秒会在心里怎么想?

  而他呢?估计是想着如何践踏我,如何让我死。

  我闭上眼,不再去看他。

  “知夏,吃晚饭了,我做你最喜欢吃的清蒸鲈鱼,你尝一尝。”

  清蒸鲈鱼?其实我从不爱吃鱼,是因为他喜欢,所以我才喜欢。既然我现在不喜欢他,那我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?

  我坐了起来,拿起筷子开始吃饭。

  身体是自己的,我总不可能因为他而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,何况,我还想好好的活着。

  我挑了一些自己喜欢吃的,至于那清蒸鲈鱼,我碰也没碰。

  我吃着晚饭,他看着我吃。

  我没有理他,吃完就开始睡。

  我看到他失望的表情,因为我没有动那盘鱼。

  “知夏,你不是最爱吃鱼了吗?怎么不吃啊?”

  我依旧没理他。

  他只好放弃与我说话。

  之后的日子通常都是他自言自语。

  他每天晚上都会给我读故事。

  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吻我的额头对我说,我爱你。

  但这又如何?曾经的你也说了不下一万遍的我爱你。

  可最后呢,你爱上了别人,你抛弃了我,你骗了我。

  现在我看清了,你再对我说什么,我都不会相信你了,也不敢相信你了。

  一个月后,我出院了。

  我从旁人那得知,乐阳死了,是因为身体器官衰竭而导致的死亡。

  而我醒来时已经过了三年了。

  我被接回老宅,但我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个地方。

  这里充满了欺骗。

  我倒在地板上,身体止不住得颤抖着。

  我流着眼泪,忍着啜泣。

 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,可能是那一天晚上带给我的后遗症,管家发现后,连忙送我去了医院。

  我开了缓解抑郁症的药,整个人才镇定下来。

  他知道后没有再把我接回老宅,而是买下了一块地建了别墅。

  他开始无微不至的照料着我,连公司都很少去了。

  我时常在想,他这样一直装着不累吗?

  于是我开口了,在我醒来之后跟他说了第一句话。

  “你不累吗?”

  他会错了我的意思,眼里是遮掩不住的欣喜。

  我开口和他说了第二句话,打碎了他的幻想。

  “我累了。”

  他理解了我的意思,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。

  “知夏,你听我解释,我......”

  我没有理他,从他身侧绕过。

  新别墅有个画室,设计师带着我们,给我们介绍着别墅的区块。

  “这里是休闲娱乐区,霍先生和林先生可以在这里一起打游戏。”

  “我爱人不喜欢打游戏,电脑看多了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“那也可以改造成琴房,就算不会弹琴也可改成画室。”

  画画,可我已经握不了笔了。

  他看了我一眼,有些慌乱地说:“知夏,我.......”

  “你可以闭嘴了。”我冷冷地打断他的话。

  他有些受伤地看着我。

  他想拉住了我的手,却被我躲开。

  我撂下了狠话,“霍思哲,我不管你想玩什么把戏,是真爱我还是假爱我,我今天就跟你说明了,你欠我的,我会让你十倍百倍的奉还!”

  说完,我转身离开。

  那之后,我开始以刺激霍思哲为乐,只要他痛哭,我就快乐。

  我开始和各种各样的男人在一起。

  吃饭,上床,玩乐。

  我不会顾及他的感受,直接将人带回来,有的时候被他撞见,也只会当着他的面继续做。

  他每每看见我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时,脸就会白上几分。

  但他没有理由阻止我,因为曾经的我也是这样被对待的。

  我要他感受我当年的痛苦,我要他自己体会我当年的绝望。

  他会给我做我爱吃的早餐,会每天都对我说一遍我爱你,再问我爱不爱他,会像个妻子一样在家里等着我回来,每天晚上守到凌晨,直到我回来了,他才会安安心心的睡觉。

  这样的日子过了许久,我不再以忄生事来当做对他的折磨,我开始享受它,享受每一任情夫带给我的快感,我有的时候会和霍思哲做,但我不会让他做1。

  我没做过1,也从没给自己扌广张过,我学着那些做1的男人,用润滑剂草草地给他扌广张,差不多了就深深地插进去,他脾气收敛了不少,整个人看起来乖巧极了,他颦着眉,眼里闪着泪花,我大开大合,不管他舒不舒服。

  有时候我会让他说一些羞耻的话语,或者我说一些dirty talk来侮辱或是挑逗他。

  我开始享受这样的生活,也渐渐开始明白为什么他当初那么喜欢让我痛。

  几月后,立春了。

  我身边养了个男孩子,他很像少年时的霍思哲。

 性子却和霍思哲完全不一样,霍思哲是傲娇冷漠,而他却是开朗活泼。

  和他在一起时就像和乐阳在一起,感觉整个人都是暖洋洋的。

  那天是他的生日,我陪着他过生日,点蜡烛时,我接到了霍思哲的电话。

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

  电话那头,他的声音有些软,他说:“今天是我们在一起十六周年纪念日。”

  “我有约了,没时间回家。”

 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刚想说什么,我那头男孩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。

  “夏夏,好了没有啊?你快来为我唱生日歌!”

  我应了一声,随即对霍思哲说:“我去陪他了,你自己吃,我挂了。”

  我按下挂断键,收起手机,笑着到了餐厅。

  男孩子的脸庞露出开心的笑容,他好奇的问:“刚刚是谁啊?”

  我笑了笑说:“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,不是想让我给你唱生日歌吗?闭上眼,许愿吧!”

  我唱着生日歌,看着那张酷似霍哲思的脸,心中微微一动。

  他吹完蜡烛,我笑着问:“许了什么愿望?”

  他说:“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!”

  我说:“你不说,就更不会灵了。”

  他迟疑了片刻,才说:“我希望,我能和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。”

  “你喜欢的人是谁?”

  少年有些歉意的笑了笑,“抱歉啊,夏夏,我喜欢我曾经的竹马,他回国了,我想去追他。”

  我笑了笑,说:“去吧!我也想明白了!我要回去了,家里还有人等着我。”

  “夏夏不留下来吃饭吗?”

  “不了,我走了。”

  “夏夏路上小心!”

  我立马开车去了我从前的公寓。

  我想明白了许多事,与其相互折磨,不如珍惜当下,既然他知道错了,我就勉为其难,再原谅他这一回,但这也是他最后的机会,他要是死性不改,我就把他关起来,让他再也见出不去。

  突然,不远处的拐角驶来一辆卡车,刺眼的灯光让我看不清前方的道路,我猛打方向盘,却意外的和卡车相撞,我的车子翻了。

  车门因为变形而刺入我的胸膛,剧烈的疼痛和止不住的沉睡提醒着我可能要死了。

  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,掏出手机,拨打了霍思哲的电话。

  才一会儿,他就接了,这一定是他接得最快的一次电话了。

  “霍思哲。”我虚弱的说,“我想了很久,我还是很爱你,我原谅你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了?知夏!”电话那头的他焦急地问我。

  可是我感觉自己已经撑不了多久了,我想听听他的声音,想听他说‘知夏,我爱你’。

  “我出了车祸,家不远处.......”

  “我去找你,你不要睡!等我啊!知夏!”他哭着对我说。

  “思哲,我想听你说,我爱你。”

  他哽咽着,说:“我不说,等你好了,我再说,不然我永远都不会说。”

  “可是,我想听啊......或许以后就听不到了呢。”我喃喃地说着,点了扬声,瞳孔开始涣散,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模糊。

  “你不准睡!我爱你,我爱你!你别睡啊!知夏!我只有你了!知夏,我爱你,我爱你......”

  我勉强笑了笑,轻声说:“我也爱你,霍思哲。”

  对不起,我这次,怕是真的醒不过来了。

 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,如果可以,就忘了我吧。

  霍思哲,即使你带给我这么多伤痛,可我依然爱你。

    可我希望,下辈子我还是别遇见你了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bed end

原耽短篇小说『心刺』(二)

作者纯属自娱自乐,不要在意作者小学生文笔。

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以提出来。

正文

  我守在餐桌前,等了他一个晚上。

  终于,在第二天早上,他回来了。

 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看到我坐在餐桌前,他的面容有些不自然。

  餐桌上还放着我所先精心制作的饭菜。

  我温和地问:“吃过早饭了吗?”

  我觉得我这个人就是犯贱。

  明明知道昨天他在小情人那过的很好,我为什么还要问他问题?

  自找苦吃。

  “没有。”他抿了抿唇。

  我有些惊讶,但没有说什么,进了厨房。

  我将煮好的面条放在桌子上。

  “昨天还剩了些饭菜,你没有吃到,现下还可以吃一些。”

  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下厨,我不想再等你了,以后你爱怎么玩怎么玩。

  他吃的很快,颇有些狼吞虎咽的感觉。

  我不知道是,他昨天没在小情人那过好,还是他真的没有吃早饭,亦或许这又是他欺骗我的一种手段。

  “哥哥,好吃吗?”我轻声问道。

  “嗯。”他应了我一声。

  我对他笑了笑,说:“哥哥,你爱我吗。”

  他停下手中的筷子,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:“我爱你。”

  我感觉眼睛有些模糊,那是泪珠,藏在我的眼睛里,让我看不清眼前的人。

  “哥哥,你能不能不要和其他人再一起。”

  “好”他沉默了片刻,才说。

  我开心极了。

  他笑了笑,继续扮演着好哥哥,好情人的角色,他摸了摸我的头,“好了,哥哥要上班了,晚上再来陪你。”

  我开心地笑着,送他出门。

  他走后,我便没了笑容。

  我开始调查他的生活,发现他大三出国时交过一个华裔男孩,而那个男孩现在都还陪在他身边。

  对,就是上次我听到的那个声音。

  他断了所有人,却没有断那个男孩子。

  我开始调查那个男孩子,他叫乐阳,是个看起来很可爱的男孩子。

  我故意偶遇他,和他成为朋友。

  可是我深入接触后我发现他是真的很可爱,很招人喜欢。

  我看着他的梨涡,有些出神。

  我没他好看,没他干净,没他那么有气质,也没他更招霍思哲的喜欢。

  也许我是真的老了,岁月不饶人,我已经二十九岁了,明年就三十了,可他只有二十岁,他比我小了九年,整个人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。

  而我呢?越发的沉默寡言。

  霍思哲会喜欢我那就怪了。

  但我还是想努力一下,我希望他能真的对我说我喜欢你,我已经不奢求他的爱了,因为他不任何人,他只爱他自己。

  乐阳被撞了,准确的来说,他是为了救我才被撞的。

  那天我陪他去游乐场,看到对面有家奶茶店,于是他提议去买奶茶喝,过马路时,一辆摩托车从我们身后驶过,这时一辆拐弯的汽车突然改变方向,朝我们冲来。

  被推向人行道的时候,我整个人还处于极度混乱状态。

  人群突然慌乱起来,我转过身,看见乐阳被撞飞了出去,倒在地上,血流不止,我惊慌失措地跑过去,腿上的疼痛也感觉不到,我顿时就流了眼泪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颤抖着,打开手机,拨打了120救护车,跪坐在地上,又拨了霍思哲的电话,可是他没接,是忙音。

  我继续拨着,一遍一遍地按着他的号码。

  终于,他接了,他不耐烦问:“你又怎么了。”

  我泣不成声,断断续续道:“乐阳,乐阳被撞了...我们被撞了,他流了好多血.......”

  “什么?你们现在在哪里?”

  “在,在游乐场门口。”

  他挂断了电话,这时救护车也来了,医生和护士把我们送去了医院。

  我只是脚踝扭了,和一些小擦伤,并没有太大的问题,而乐阳却进了手术室,生死未卜。

  我坐在手术室,浑身颤抖着,乐阳满身是血的场面一直印在我的脑海中。

  霍思哲来时,我也没有半点感觉,知道他一巴掌扇向我的那一刻,我才清醒过来。

  他拎着我的衣领,质问我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阳阳怎么会被撞?!”

  我颤抖着声音,说:“有车子突然改变了方向,朝我们撞去,乐阳把我推向了人行道,然后......然后他就被撞了......”

  他发了恨,揍了我一拳,又踹了我一脚,说:“阳阳要是有事,你死定了!”

  有医生来了,见到这副场景,皱了皱眉头,挡在我面前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还在医院打人,是想被保安赶出去吗?”

  他没有反驳,坐在手术室外的座位上,静静地等待。

  这一天注定是糟糕的。

多年后,我时常在想,要是我没有同意去奶茶店,要是我没有同意去游乐场,没有和他成为朋友,这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,乐阳也不会就此成为植物人。

  可是,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,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。

  手术结束后,医生说手术成功了,但后期需要进行观察。

  乐阳被推进了ICU,而我则被霍思哲给拖回了老宅。

  “霍思哲!你带我去哪里?你放开我!”

  “呵!他进了ICU,你却能好好的坐在这里!林知夏,你凭什么?”

  “这件事和我根本就没有关系!他确实是因为我而进了ICU,但他不是我撞得!霍思哲,你不要把莫须有的罪名加注在我身上!”

  “你妈妈害死我妈妈,你现在又害死我爱人!林知夏,你们一家真是够可以!又脏又贱!令我恶心!”

 “霍思哲!我不准你这样说我妈妈根本就没做过这种事!乐阳也不是我撞得!凭什么?你凭什么这么说!”

  “凭什么?你难道没有故意接近他调查他?!”

  “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他!但我没想要害他啊!”我哭着喊,“你明明说爱我的,可是为什么又要这样对我!你说会断了身边的人,为什么却还留着他一个!你致始至终都在骗我!你根本就不爱我!”

  我喃喃地说:“霍思哲,你这个骗子......”

  他狠声道:“对,我至始至终都在骗你,你妈妈害得我妈妈郁郁而终,凭什么你们能过得这么好?我就是要把我身上的痛全部加注在你身上!你想要的,喜欢的,我绝不会让你得到!”

  “你不是喜欢画画吗?我让你永远都握不了笔!”

  他抽出客厅的水果刀,狠狠地划了我的右手手腕,我痛得尖叫起来,我感觉那根神经没了知觉,只有无边无际的痛,身痛,心更痛。

  我挣扎着,用手捶着他的肩,哭喊着“我恨你!我恨你!”

  他用纱布把伤口抱起来,确保我不会失血过多而死。

  他把我拖进卧室,扔上床,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,我开始挣扎,但是并没有用,他将我的衣服撕碎,毫不怜惜的用手插进去,随意扌广张了两下就插了进去,我痛哭起来,那里撕裂了,有了血的润滑,他又加快了速度,我的手被他绑在头顶上,什么也做不了,我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,他一巴掌扇了过去,我的嘴里弥漫着铁锈味,我想昏过去,可身下的痛苦一直在提醒着我。我啜泣着,想让他停下,但他没有丝毫怜惜。

 “霍思哲,你这样对我,你会遭报应的!”我哭着骂着,直到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我彻彻底底地昏死了过去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,我在自己的世界里,沉睡着。

  直到某一天,我醒了。

原耽短篇小说『心刺』

  作者写文只为娱乐,请不要太在意。

  虐文(作者文笔可能达不到虐文的感觉)

  be

  简介:你说你爱我,心里想的却是让我死。

你说你爱我,心里想的却是如何践踏我。

你说你爱我,好,我信你。

我信你最后一次,可是你又一次伤害了我。

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,宛如刺刀割下我的肉。

你喜欢吃鱼,我把它的刺都挑出来,可是我心里的刺,却永远都挑不出来。

正文

(一)

  我从来都不知道,一个人的爱可以这么多变。

  醒来的时候,我的内心是一片荒凉。

  我听到身旁的护士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,居然把自己玩进医院了!”

  我看着她们,静静的听着,她们是有所感,转过头,看见我盯着她们,顿时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随后便匆匆离开了这里。

  医生给我上药的过程非常痛苦,我的直肠内侧严重撕裂,缝了五针。

  知道我情况的人,看我的眼神都带着恶心和厌恶。

  我也不想这样,谁让我自己作孽,偏偏要喜欢那个不该喜欢的人。

  我躺在病床上,看着太阳一点点地落下,数着窗外的树叶,却始终没有等到他。

  也是,他那么一个有洁癖的人,知道我被别人上了以后,怎么可能还会来看我。

  我闭上眼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  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那群人丑恶的嘴脸。

 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,但我还是想自欺欺人一次。

  我希望他告诉我,不是他做的。

  但我知道,不可能。

  证据就摆在我面前,这是下午送过来的U盘,我不知道是什么,但我知道是他送过来的。

  我没有碰它,我不想知道。

  我把它从窗户上扔了出去,闭上眼,昏昏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半个月了,他没有来看我一次。

  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,我不想待在这个满屋子都是消毒水的地方。

  我一个人办了出院手续,回到老宅。

  我将钥匙插进门锁,却发现开不了门。

  我只好开始敲门,却一直没有人给我开门,给他打电话,他也不接。

  我只好给老管家打电话。

  老管家说:“少爷不让你进老宅。”

  我没办法,我只好继续给霍思哲打电话,不知道打了多少个,终于接通了。

  他的声音有些硬冷,带着浓浓的不耐烦的情绪,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“这些天我打你电话,你为什么不接?”

  他嗤笑一声,“忙,没时间。”

  “连接个电话的时间没有吗?”我深吸了一口气,问。

  “你知道我的事了吗?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就是我被人强女干的事,我想知道凶手是谁。”

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,随后嘲讽地说:“知道又如何?你想让别人都知道你被人强女干了。”

  我顿时就落了泪,声音有些颤抖,“别人知道了又怎么样?我只想知道凶手是谁。”

  他有些狠声道:“知道又如何?难到你想让别人知道你是个被万人骑的骚货!我告诉你林知夏,那个买凶的人就是我!你满意了?”

  我很满意,你终于肯对我说实话了。

  我不禁笑出了声。

    对方有些疑惑,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霍思哲,你终于肯对我说实话了。”

  “神经病!”

  手机传来‘嘟嘟嘟’的声音,电话被挂断了。

  我再也承受不住,失声痛哭。

  我自以为是多年的感情,在这一刻彻底破碎。

  霍思哲是我的哥哥,但不是亲哥哥。

  我是母亲跟她前夫的儿子,因为前夫抛弃了我和母亲,所以我一直跟着母亲生活,母亲对我很好,她从不会将对前夫的怨恨发泄在我身上,她知道我是无辜的,她为了养活我,不得不重操旧业。

  没错,她是一名妓女,就是在夜店她认识了我父亲并且跟他相爱结婚,之后也是在夜店,她认识我的继父。

  我刚到霍家时,整个人怕生得要命。

  我知道霍叔叔有一个儿子,他叫霍思哲,比我大半年。

 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,他站在旋转楼梯上,穿着白衬衫和黑色的牛仔裤,肤色白皙,身量挺拔,五官俊逸。

  而我又是个同性恋,见到他难免不心慌意乱。

  他朝我们走来,冷声说:“我不会将你们当做霍家人,你们也别想进霍家!”

  说完,他就冷冷地扫了我一眼。

  我有些害怕,但是还是忍不住看着他。

  他对我印象不好,他讨厌我和妈妈。

  少年的阻止并没有用,我妈妈还是跟霍叔叔结了婚。

  我跑过去安慰他,我想成为他的家人,我想拥有一个爱我的哥哥。

  但我知道这不可能,少年将我推下水池。

  可是我怕水,我不会游泳。

  我在水里挣扎了一会,但是发现那个水池只有我肩膀那么高。

  他怔了怔,随后嗤笑了一声,转身就走了。

  我从水池里爬了出来,管家见我这样,问我怎么了?

 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说不小心摔水里了。

 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,他只是心情不好。

  所以我一直坚信,凭借着自己的努力,他一定会承认我这个弟弟的。

  可是我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。

  他太固执己见了,他坚定地认为我妈妈是小三,所以他觉得我跟妈妈是同样的货色。

  我一直会反驳他,我不希望在他的心里,我和妈妈是这样的人。

  直到中考完那一年暑假,他去了一趟美国后回来,突然叫了一声我的名字。

  “知夏。”

  我愣了愣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
  我有些惊喜地看着他,问道:“霍思哲,你叫我什么?”

  少年有些别扭的移开视线,不情不愿地说:“没听到就算了。”

  我开心极了,他这算是想开了一点吗?我想应该是的。

  我开始叫他哥哥,他没有反驳我,于是我天天叫他哥哥。

    我把他当做除了妈妈以外,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。

  我记下我和他的点点滴滴。

  他对我说了什么?他爱吃什么?他不喜欢吃什么?他喜欢什么颜色,喜欢穿什么?他带我去了哪里?我都会记下来,这是我的秘密,因为我喜欢他。

  我不想争取家产,所以我选择了绘画专业,我喜欢画画,更喜欢画他。我画的画,大部分都是他,他喝水的样子,他吃饭的样子,他穿白衬衫的样子,他笑着时的样子,他不笑时的样子。

  这些画我只敢把它们藏在我的箱子底下。

  我不敢让他看见,也不敢让别人看见。

  我把它当做是一个秘密,打算永远封存在心里。

  可是高二那一年,他带我去了游乐场玩,我们玩了很多项目,最后坐了摩天轮,登至最高点时,他吻了我的唇,对我说,他喜欢上我了。

  我又惊讶又惊喜,又害怕又担心。

  他居然喜欢我!虽然我也喜欢他,但是我怕这件事会被霍叔叔和妈妈知道,所以我没有接受他。

  少年知道后,跟我生了好一会儿闷气,在我的劝说下,才同意高考完后才跟我在一起。

  我哭笑不得,从那之后跟他关系日益亲密。

  他会朝我撒娇,会说想吃我做的饭,会对我说各种各样的情话,还会吻着我的唇,认真说我喜欢你。

  那段时间简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。

  那是他给我编织的梦,梦醒了,就是一摊碎布。

  我回到了曾经和他住一起的公寓,疲惫的躺在我和他曾经睡过的床上。

  也许是下午睡了一觉,晚上有些睡不着。

  我到客厅把电视机打开,播着老旧的电影。

  躺在沙发上,睁了一晚上的眼。

  第二天早上才勉强的入睡。

  中午醒来后,房子里依旧没有人。

  我自嘲的笑了笑,他那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回来呢?

  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  我十七岁时,他答应我,每年都要陪我过的,我出去买菜,买了他最喜欢吃的鱼,我将鱼刺挑出,切成片状,做了清蒸鲈鱼。

  我记得他不喜欢吃辣,不喜欢放蒜,不喜欢吃姜。

  我记得他所有的喜欢和不喜欢。

  但是我却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的喜欢和不喜欢。

  不过也没关系,本来就是我一厢情愿,本来就是我自作自受。

  我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,订了一块小蛋糕。

  给他打电话,但他没有接,他的电话总是处于忙音状态,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把我拉进黑名单了。

  不过好在,他还是接了。

  他不耐烦地问:“什么事?”

  我温和地说:“今天是我生日。”

  “我没时间。”

  “只是吃一顿饭的时间,不会耽误你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有个饭局,没空。”

  “可是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清蒸鲈鱼。”

  “好了,我明天也可以吃,就先这样。”

  我有些失望,“可是我......”

  这时,我听见电话里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,那是一个清朗的男孩子的声音。

  他撒着娇,甜甜腻腻地说:“思哲,你快来陪我吃蛋糕嘛!”

  我愣了愣,电话那头也沉默了。

  我回过神来,挂断了电话。

  心里一阵刺痛。

  他不要我了,他骗我,他在外面养了情人,他陪别人过生日,都不陪我过生日了。

  他买凶找人玷污我,还理直气壮地承认就是自己做的。

  他嫌我脏,他说我是万人骑,说我的母亲是小三是妓女。

  他从来没有相信过我的话,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。

  一切都只是他的骗局,他只是想报复我妈妈和霍叔叔,所以他把一切的痛都加注在我身上。

  他有多痛,他叫我更痛。

  我早就该明白了,他根本就没有心。

  又或许,他的心根本就不在我身上。